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只要答应的坑我一定会填,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未实装刀剑男士x原创审神者】火车

未实装刀剑男士自设有|

|原创审神者|

|这里的火车说的是妖怪,不是铁轨上呜呜跑的那种|

审神者及相关设定走这

————————————————

黑的,黑的,黑的......暗红的。
是光吗?
我抬头向暗红色的地方望去,只见那暗红色的圆圈慢慢地扩大,颜色也逐渐变浅,最后圆圈的中心甚至接近橙红。
我试图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被困在狭小的空间之中。我的身体紧紧蜷缩着,被塞在一个富有弹性的袋子中,挣脱不得。
袋子外隐约传来声响,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到外边去。无奈只能挣扎着将眼睛贴在最光亮的地方,试图看见外面发生了什么。
禁锢着我的袋子随着我的身体的扭动狠狠抽搐了一下,我被挤压的想要叫喊,张嘴却喝下一大口...

为未实装刀们脑的新婶子

名字叫呉(kure)
被称作通灵者的年轻审神者,虽然带着审神者相关的证件,身边却没有近侍,也没有时之政府的薪金补贴,甚至没有人看他回过自己的本丸。(其实是有的,但是家徒四壁,下雨都会漏,``不如住桥底``)常年在本丸聚集地以及繁华的街道上游走,听说了灵异异闻后便会自己找上门去,主动要求`帮助驱魔`。
外表很瘦弱,脸色苍白,营养不良的样子使眼睛看起来额外的大。实际上身体的确很不好,饭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喝的类型,然而本身收入不定,买药的钱也成了迷。因为穷,所以身上的衣服还是不知哪家温泉旅馆老板娘好心送的浴衣。不愿意把小臂以上的部位见人。
真实工作是‘‘检非违使净化巡查官’’,平日里在各个本丸之间游走,寻找...

既然有这个活动就放一下吧……

之前一篇让我有些头疼的一期婶点文,正式出稿之前换了三四种不同的思路,然而最后的成品还是不理想
还是有点可惜了……毕竟都是思考过的剧情,不让人看一看终究心有不忍
所以决定拿出来晒晒太阳
这个是第二次的思路
————————————————————
事情是从那张照片开始初现端倪的。
背景是本丸小小的水池边,照片内还能看见那只被本丸的众人宠着养的乌龟阿绿,拍照的时候它正将头探出水面,错把落下的洋紫荆花瓣当做什么吃的歪着脑袋去咬。
本丸的少女审神者之前并没有注意到照片中的这个小小彩蛋,就算现在注意到了,病弱的她也没有因此转换心情,反倒是惊得一身冷汗,手也抖得拿不住照片。
因为这张照片当时照的并不是乌龟阿绿。放在画面正...

【随笔|今日食乜野】那是会让人幸福的点心店

在专门为吃食堂吃腻的学生们服务的西门,不买主食也不卖水果的店是非常稀有的。
——现烤点心店这种东西,更是ssr级别的掉落率。
虽然卖的只是泡芙啊曲奇啊一些容易做的点心,而且做的速度跟不上卖的速度所以永远大排长龙,但是作为唯一的香喷喷点心店,生意从开店的那一天开始就好的不得了。
和西门的很多商家一样,点心店的店员看上去也是亲友的关系,一般有三个人:在窗口负责称重和做泡芙的姐姐,在白色的布帘之后忙着一屉一屉烤泡芙和烤曲奇的哥哥,和挤泡芙又快又好,在店里忙前忙后还要煎奶香饼的大叔。
买完水果捞回去的时候,我的那份奶香饼还在铁板上煎,店门口围了一圈要买泡芙的学生,大叔将一屉刚烤好的泡芙从烤箱中扛出来,哗啦啦地...

全部身家奶薙刀!
静形薙刀!
静御前的小屏风!!!

最想给骨喰拍的背景完成√
以后很长时间都不用再去大悦城啦w
【这个flag恐怕等骨喰粘土一到就得倒】

【随笔|今日食乜野】早餐全餐里的油腻腻炒蛋

不管是麦记还是开封菜,早餐全餐都像是奢侈品——和其他的早餐量差不多,价格却是他人的一倍,口味也不见得高明到哪里去。
但我依旧对它心心念念:因为那份烂乎乎油腻腻的炒蛋。
在学校食堂,炒蛋永远都是番茄或者青瓜木耳的点缀,想要一口吃下一大勺炒鸡蛋简直就是奢望。单纯的炒鸡蛋地位尴尬,比荤不足比素有余,味道也算不上是什么珍馐,简直就是在餐厅都难以找到的存在。
但是,在学校把煮鸡蛋煎鸡蛋鸡蛋羹翻来覆去吃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以后,单纯的炒鸡蛋就显得格外富有诱惑。虽然资本主义的快餐店绝对会抱着赚钱为第一生产力的目标每一份只给可怜兮兮的一小摊,不过真正的主角来说,小小的水洼都可以兴起风浪。
吃到嘴里,潮湿疲软的口感昭示...

【随笔|今日食乜野】昨天的晚餐花甲粉

在西门的竞争中,花甲粉真的是很狡猾的角色。
明明是刚刚煮好的汤粉,打开锡纸盖的时候却因为表面那层厚厚的油而看不到一点升腾的热气。棕色液体看上去像是风起浪静的水塘,筷子探下去后才能发现碗中实际是满满的红薯细粉,水塘实际是威力不可小觑的沼泽。
强烈的蒜蓉香味能够与烧烤摊有的一拼,出人意料的高温则是普通面貌背后的尖牙利爪,随时随地逼着想要狼吞虎咽的食客放慢进食的速度。然而常常是明明被烫到,诱人的蒜蓉香气又让人忘记教训,迫不及待地继续将滚烫的粉条送入口中——完全就是主动拉人下陷的蒜味沼泽。
通常吃的那家,会把花甲放在粉丝的最下面。但肉与壳分离的情况时时出现,因此在粉丝的密林中寻找小小的花甲肉也变成了吃饭时候...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