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混更……?】现在时的面瘫与将来时的三无

前往战国时代三方原地区进行例行清缴的第一部队回来了,初始刀陆奥守,做队长的狮子王,再加上队伍里还有一个爱染国俊,本丸的喧哗三巨头聚在一起,惊得屋檐下正喂养雏鸟的燕子都将嘴里的虫掉了下去。
“主人!带回来新成员了哦!”
看见审神者从屋内走出,一向习惯于冲在众人前面的爱染国俊难得地没有向主人扑上去,而是跑到身后的鹿毛旁,将一个银色短发的小家伙带到了她的面前。
是一把胁差。
还的未极化的胁差还保持着幼童的形态,却一直板着脸,颇有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面对未来的主人,幼年的胁差不怕生,但也不扑上去闹,只是一直静静地和马匹呆在一块。爱染将他拉到众人面前,审神者看向自己的时候,小家伙先是低头平整了一下身上的军服,才开口介绍自己。
“骨喰藤四郎。抱歉。记忆所剩无几了。”
童稚未脱的小胁差认真地咬字的样子实在可爱,审神者索性俯身将他抱了起来仔细端详。小胁差的模样秀气的犹如一个小姑娘,堇色的双眼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对她脸上的伤痕毫无畏惧的意思,只是时不时地忍不住好奇心盯一眼。骨喰的小手搭在审神者的肩上,抿着嘴,像是忍着想说什么。
“想问什么就问吧。”从小习惯了他人异样眼光的审神者冲着小胁差点了点头,一只手伸上去摸了摸男孩软软的银色短发。或者是手上凹凸不平的皮肤摸起来不太舒服,小骨喰微微扭头,看到审神者手上也满是和脸颊上一样的伤痕。
“主人的脸和手,也是被火烧了吗?很痛吗?”
“小时候出了一点意外,现在已经没事啦。”审神者想要咧嘴笑了笑,那场火灾的后遗症却让她不得不板着脸“挺可怕的对吧?”
不知是不是被主人不苟言笑的样子带来了误解,小骨喰连忙摇了摇头。他伸出手,在审神者的脸上的伤疤上轻轻抚摸。小孩子的体温本来就比成年人略高一些,温热柔软的小小手掌犹如软软的糯米团子,痒痒的触感抚的审神者心头一动。
——简直像抱着一只软软的小奶猫一样。
假如不是自己脸部再也做不出表情,自己现在怕是和那些在宠物店门口大呼小叫着“卡哇伊”的女子高中生没什么两样。不,怕是比她们更甚。
审神者的内心早已被粉色泡泡大军占领,她只觉得怀里抱的不是一把胁差而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能把她的少女心引爆,让她浑身脱力满地打滚嘴里不停开始“萌就是正义萌便是王道”无限循。
脸上的抚摸突然停止了。
审神者从粉色的里世界里反应过来,看见小骨喰正鼓着脸盯着自己,眼睛里不知为何蒙了一层悲伤。接着,还没等她开口主动询问原因,小骨喰的手臂便环上了自己的脖子,头依靠上来埋在肩颈间,用只有审神者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骗子。”
审神者愣住了。
小骨喰说话时呼出的气吹在她的锁骨上,像是小猫的尾巴在扫来扫去。
“火是带走我记忆的东西,很可怕。主人都被烧成这样了,一定很痛,很难受......”
小骨喰与审神者的耳语,其他在场的众人自然是听不见。只是看到一路上对他们有些爱理不理的胁差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和自己的主人那么亲密,禁不住暗暗咋舌。“回来的路上和我们所有人说的话加起来还没有他和马自言自语的分量多。”爱染忍不住和狮子王咬耳朵,并且做了个鬼脸。
话音未落,只见审神者突然将怀里抱着的小骨喰放下来,扭头板着脸一声不吭地快步向屋子里走去,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一队和低着头揉捏着衣角的小骨喰在院子里傻站着。
最先回过神来的时加州清光,他目光扫过在场的其他一队队员寻求着确认,小声说道:“这会主人......又是‘那个’了对吧?”
众人纷纷醒悟过来,纷纷点头附和。
“的确啊,毕竟新人的情况摆在这了。”
“吓我一跳,还以为又怎么了呢。”
“主人总看起来像是在生气,但实际上怎么想的谁都说不清呢......等一下,骨喰,你表情看上去怎么那么可怕?”
“等,等一下!不要哭啊!主人不是在生你气的!”
“好啦别哭啦,这是主人的特殊性子啦......”
院子里一群人围着默默流泪的小胁差束手无策,另一边,审神者终于赶在自己情绪爆发前回到自己的房间。背手将门反锁,她感觉自己的肩膀已经不受控制地颤抖,她双手捂住脸,慢慢地倚着门蹲下,就算如此双腿也依旧无力,她的身子一歪,蜷缩在了地上,周身不住地战栗。
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没事了,可以表现出情感了......
有些干涩的唇缓缓张开,压抑在胸口的情绪解除了束缚,瞬间转成喊叫爆发出来。
“骨喰实在是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光是喊叫已经不足以发泄审神者心中的激动,一改平日里在付丧神面前的稳重模样,她捂着脸直接在榻榻米上左右打起滚来,嘴里犹如连珠炮一般怪叫着。
“小小的软软的男孩子赛高!那双腿简直是世间少有的尤物啊!银发无口配上这样的好身材太引诱人犯罪了吧?!不行我要保护他一定要好好保护他,这样的孩子假如被敌方打伤了简直暴殄天物!虽然性格有些冷漠但意外地很贴心太戳人了!不行不行我要死了哇啊啊啊啊啊!!!”
楼下的短刀房间里,药研一边帮五虎退把那些被审神者的动静吓到了的小老虎一只只从柜子底抱回来,听着楼上的鬼哭狼嚎忧虑地摇了摇头。
——自家审神者这种性格,等到各家的哥哥们来了以后该怎么办哦......

——————————————————
我突然发现自己大号暑假一直没发刀剑粮……
所以老段子混更(心虚)
婶婶幼年遭遇了意外导致全身烧伤,脸部神经受损导致了物理性的面瘫。但内心和普通女生没什么两样,对可爱的东西格外没有免疫力。
这个婶之前有细节设定的……但是我给忘了【诶嘿☆】
说不准会扩写吧……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