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这是一篇严肃的活动po

|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把这玩意发上来|
|把活动报告写成这样的我估计老师也是第一次见|
|我就不信我写成这样了还让我上台去做演讲——这玩意讲啥啊上去干唠啊|

七月十六日。
在台风的影响下,香港的风雨一直持续到深夜。
同寝的学妹将近凌晨才赶到酒店,几句寒暄后,她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有些羡慕地看着我,问出了让我最难应付的问题。
“学姐家离这里那么近,对香港一定很熟吧。”
我苦笑着推脱两句,把头别到厚重的窗帘后。从酒店的十一楼望出去可以看见港岛的居民区,矮矮的楼顺着山势层层叠叠。虽然在深夜和大雨的双重遮罩下,楼顶上的晾衣杆与用塑料布晒得海产已经模糊不清,但我依旧能想象出白天的场景,以及白天从楼宇间狭小的阴影中穿梭的居民的模样——因为我在每年走亲戚的时候都能在广东的不同的地方或多或少看见相似的场景。
到了北方上学后,大家最喜欢问我的三个问题,一是说句粤语听听,二是我是不是什么都吃,而三便是有关香港。
很抱歉,作为一个看起来有点不合格的广东人,我给出的三个答案都是否定向的。
我不会说粤语,我有忌口,我对香港并不熟识。
或许在某些意义上我是了解香江的:我知道每个地方有什么大型的购物商场,我知道如何换乘港铁可以又快又省,我知道怎样最高效地安排行程从而可以逛到最多想去的地方,我知道茶餐厅里每道名字对应的是什么菜。但除去这些在过去的将近二十年作为购物者积攒下的经验外,我对这片土地几乎一无所知。我仿佛走在柴纳米耶维笔下的《城与城》中的场景一般,我与香港的居民擦肩而过,毫无眼神交流,外貌似乎无差但彼此都心知肚明互相来自不同地方,思绪从未有过交集。
因此,不难理解在交流开始的前一天,当我放好行李,独自沿着酒店旁的两车道的马路走上斜坡,乘着扶手电梯来到山坡上的居民区中央向下望去时,心中对即将到来的七日交流拥有,隐藏在新鲜劲下的不安。
当我以游客的身份来到这里,我带走了在这里畅行无阻的经验。但当现在,我以学生的身份来到这里,我应该带走什么?我应该达到的目标是什么?我应该如何向着它前行?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刻意地将自己麻痹在游学的新鲜感中从而回避那些问题。当时的我甚至对项目最后的推荐信都是麻木的。
因为我看不见直接的效用。

七月十七日,七月十八日。
时间不会因为我的迷茫停留,相反,它推搡着我向前不断地走去。
我用陈旧的新鲜感装饰着自己的表面,和同行的伙伴一样笑着,内心怀着不安被迫向前走。我不想在乘上归家的地铁后内心依旧毫无所获。
我小心翼翼地迈着第一次穿高跟鞋的步子,随着大部队从一个地铁口走向另一个地铁口,暗暗感慨着本地人的步履匆匆;我跟着大家一起走进阶梯教室,在发下来的讲义上疯狂地写画,犹如河道上的淘金者;我听着坐在我两边的组员关于各色话题在讲座的途中随时开始低声的辩论,尽力地将不同人的视角与思维收为己用;我和同组的来自天南海北的同龄人经历着谈论到深夜依旧一无所获的无奈与焦躁;我和学妹一起在两个钟的午间休息中掐着手表走回并不算太近的酒店,在街旁的茶餐厅给听不懂港普的学妹当翻译。
香港的茶餐厅很多时候充当了本地人日常饭堂的角色。我们的普通话或许引来了一两个食客特意的一瞥,但大部分的人都在市井特有的白噪音中继续按部就班,五六十岁的大伯谈论着实事,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一边呼呼地吹着冒热气的咖喱一边刷着手机,饭店的阿婆时不时与眼熟的食客聊上两句家常。
我将眼前不加糖的港式奶茶一饮而尽,视线从餐厅内转向窗外。窄小的犹如模型般的叮叮车满载乘客从电车轨道上驶过,不宽敞的马路对面是已有年岁的居民楼。浅色的衣物与茂盛过头的盆栽一起探出防盗网,遮住了斑驳脱落的草绿色墙皮。
那已经是交流项目的第二天。心中的那三个问题依旧毫无所获,相反,随着小组讨论的展开与教授们讲座的进行,问题不断地增长着,压得我鲜有空闲思考自己最初带来的那三个疑问。
在本地居民区中行走着的这七天,我在对香港的本土文化上该了解到什么;在香港大学的学术氛围中,我能在为人处世的能力上改变什么;在与大陆几乎完全不同的医疗制度所孕育出来的医疗氛围与管理方法上,我能给自己的将来奠定什么.......
问题时时刻刻在脑海中萦绕,伴随着我从香港大学的课堂走到参观的本地医院,从李嘉诚医学院再回到酒店旁的餐厅。身上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到没一块干的地方,刚想打开手机发条朋友圈抱怨,手指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查起今天讲座上积攒下的问题与分配到自己组上的课题。
老师并没有对课题做出任何解释,思考的出发点与思考的深度全凭自己掌握。我感觉自己仿佛被塞了一张地图便被扔进汪洋大海上的荒舟之中,能够拿到的资讯多如牛毛,若不加思索地随意拿取拼凑,便像干渴的人喝下海水一般,只能适得其反。
我对结业展示与推荐信依旧没有什么热情,但我感觉内心已经有什么东西正在扎根生长,从每一天看似无效用的体验中汲取养分,等待破土开花的那一天。

七月十九日。
连下了几天暴雨的香港终于放晴,在紧张的日程安排下的所有人都愉悦地期待着夜晚前往太平山顶参观夜景的行程。
大巴车在中环的车流高峰中缓慢地移行许久之后,终于一个拐弯离开繁华的主干道,沿着一条冷清不少的马路向山顶驶去。
最初的几分钟,窗外漆黑一片,只有树枝打在玻璃上的影子。接着,不知是谁先惊叹了一声,所有人都齐齐向窗外望去,并且震惊于窗外的景色。
只见黑沉沉的山峦中间,橙黄色的灯光开始慢慢地闪烁,聚集,犹如卧在山中间的一汪星河,又如万千萤火虫的盛大舞会。雀鸟归巢,高大的居民楼最先亮起,接着是点缀其中的单栋豪宅。远处,夕阳所残留的酒红色已经沉入地平线另一端,接替它的是商业区的华灯初上,从地面照亮了天边。
身旁的学妹发出声声赞叹,连忙拿出手机留念。而我却已经连手机都已经忘记掏出,完全沉醉在眼前人造的星海之中。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看香港的夜景,但被却是第一次被震惊到如此境界。
大巴车开的很快,窗外的美景很快便被茂密的树枝挡住。但夜景带给我们的惊喜却不止这些,那份陶醉在太平山顶的观景台上再次占领我的内心。而这一次,美景带来的不仅仅是震惊。
我看着维多利亚港两边流光溢彩的楼宇,看着海港上犹如流星一般划过的船只,看着犹如恒星般闪耀着的观景摩天轮。千万灯光照亮了万千人群为了生计而奔走的道路,而万千人群的工作又创造了这条人造的银河。华灯在我眼中闪耀,有一种久违的情绪在我内心开始翻江倒海。
最先出现的是激动,接着是嫉妒,最后掀起万丈海浪的是野心。
激动是因为面前令人赞叹的美景。嫉妒是因为这样的美景一直在离我的家不远的城市里每夜闪耀,我却一直没有意识到它的壮观。野心则是源于嫉妒,源于欲望——
我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走进那篇光海中,我想成为那片人造的星光中的一员,我想要成为这篇美景的主人之一。我要创造让别人惊叹的成果,正如面前香港的夜景一般闪耀的成果。
近三天的游学生活在眼前一闪而过,心中那个埋藏已久的种子猛然出土,疯狂生长。我知道它是什么,是自从高考失利后就已经消失已久的斗志,是专属于年轻者的,可以犯错的,冒着一些不成熟的傻气的,可以不顾性价比随心突进的斗志。
我应该带走什么,我应该达到的目标是什么,我能够为将来得到什么。
我不序刻意带走什么,我不需刻意达到什么,我不需忧心忡忡地考虑给未来留下什么。
我在这里,在一个之前从未生活过的环境生活,在与从未见面的人一起为着同一个从未接手过的课题做准备,在自己从未经历的知识范围内犯着从未犯过的错误,记录着全新的经验。我正竭尽所能地在一个全新的模式下展现着自己,这就够了。
心中,一颗启明星正在升起,停留在两天以后的结业展示上等待着我。闪耀着光芒的并不是代表优秀的结业证书,而是展示本身。我从未那么渴望一件事的到来,也从未对上台展示一类的事情如此有干劲。游学几日的所见所得正潜移默化地推动着我向一个全新的我飞速转变。

七月二十一日。
现在回忆起来,展示前的二十四小时的记忆是模糊的。或许是因为尽了全力的缘故,在结果宣布的那一刻,脑内的一根弦终于放松,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不管结果如何。
毕竟斗志不能代表一切。
我依旧无法在众多人面前从容谈吐,思考的方法也或多或少地钻了牛角尖从而没能更深地发掘出问题背后的意义。说完全不在乎是不可能的,但我内心前所未有地坦然,全然没有曾经在选拔或是比赛中落败后的深深懊恼。
我将自己对比得出的经验与缺点随手记了下来,起身和组员一起离开共同学习了七天的教室。
因为这已经足够了。
老师在结业典礼上说:“不管你们有无感觉,此时的你们都已经蜕变为蝶。”
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进步了多少,自己在性格上有无变化,但我知道这一周的进修不是竹篮打水——竹篮或许捞不上任何东西,但它的本身已经在打水的过程中被水洗涤一新。
回酒店的路上,我蹬着高跟鞋在地铁站中穿行,一转眼身旁却已经没有了两个学妹的身影。停下步子等了一会,学妹们赶上来,笑着抱怨着我:“学姐你为什么走得和本地人一样快了啊。”
我愣了一下,看着手里刚刚在菜市场旁小有名气的面包店里买来的热腾腾的蛋挞与水果,笑了笑。
虽然粤语还是听得一知半解,但自己或许已经开始融入这个多元的星河中了。

八月十八日。
下了飞机,得知所有人都要写感想报告后,我在返校的两个小时车程上仔细思考了一下那短短的七天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
接着,我整理出了这篇更像是游记的报告。
并不是说在医疗方面毫无收获,香港的医疗联网系统,药物自动化分配以及对医患关系的探讨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光是那些并不足以概括我在这一次香港之旅中的收获。
香港还很年轻,我也是。年轻的学生从年轻的城市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不同角度的思路与多方面的看法,更是面对未知事物敢于尝试敢于发声的精神。
秉承着在那七天中获得的斗志,野心以及从城市中学来的那份精神,我用从未尝试过的方式写下的这篇报告,应当也能成为我人生中值得纪念的一件事吧。

不打tag了这东西没法打tag😂

评论 ( 3 )
热度 ( 2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