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我与谷崎先生】看书要在书架之间

|乙女的初尝试就这样给了文炼|
|谷崎润一郎╳女司书|
|猫的书信以及对话没有仔细看所以可能出现偏差土下座|
|谷崎先生ooc出没注意|
—————————————————
“司书小姐果然在这里。”
黑色的猫咪走起来毫无声息,一直走到了两个书架的夹角前窝在角落里的司书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黑猫轻轻摇摆着白色的尾巴尖,用猫特有的优雅方式歪头看着正忘我地沉浸在书中的新人司书。
新来的司书现在显然是放松的,平日里一丝不苟盘着的头发散开后呈现出缓和的波浪样,棕色的粗皮筋套在手腕上变成最朴素的装饰。平日里束在西裤里的白衬衫此时已经有些褶皱,一向扣紧的领口此时也已松开,露出浅浅的锁骨。早已显旧但一直被精心保养的皮鞋被随意蹬倒在一边,脚上的白袜子一只保持着整齐,另一只已经卷到了脚心——天知道她在看书的时候无意识地附带了什么动作。
年轻的司书此时的动作算不上太雅观:她时不时咬着左手大拇指指甲,书籍被夹在膝盖中间,头倚靠在书架旁,眼神像是散开的,以至于说是思考不如说像是在做梦。过了好一阵,就在黑猫打算爬下用个更舒服的姿势观察新人的时候,倚在书架旁的司书将落在面前的头发往耳后别去,顺势抬起头,棕黑色的眼神和工作时一样的冷静过头:“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也没什么喵。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司书小姐。”
“前辈好像一直在看着我。”年轻的司书放下书,抱着膝盖歪头看着面前走过来的黑猫,伸手将猫咪抱到怀里,挠了挠黑猫软软的下巴。
黑猫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伸出的爪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拍在了司书的胸上:“感觉这个时候的司书小姐比平常漂亮多了。”
面对人生中第一次疑似被猫揩油的情况,司书抓住意图踩奶的小白爪子,将黑猫轻轻翻在了地上,对着猫的小肚子便是一通挠:“前辈也是个坏心眼呢。”
“好,好啦,不要叫我前辈了喵.......”黑猫咪咪地叫着,伸出爪子去拨拉司书垂下来的头发。司书挠的他怪舒服的,一时也不打算起来,黑猫干脆保持着四脚朝天的姿势问着对方:“不过司书小姐的确很奇怪,明明图书馆里有很多明亮的桌子,却偏偏跑到这个角落里来呢。”
“那是因为这里有感觉啊,”年轻的司书直起身来,将打闹中猫咪放开,整理自己仪容的动作像是有些困倦:“前辈知道独立书店吗?”
“是那种小书店喵?”
“占地不大,卖的书也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无法光靠买书为生又不想变成叽叽喳喳的文具店的店主只能折中开始卖咖啡,柜子本身已经五六层高却又不得不将架子上放不下的书籍一路堆上天花板,结果本来就不明亮的空间变得更加昏暗.......”将领口的扣子扣好后的司书用手指缠着滑下来的头发,蜷着身体头倚靠在一旁的书架上,双眼看着整齐的书脊像是在发呆:“有些昏暗但又足以看清文字的光线,咖啡的香气和些许的谈话声,还有一抬头数都数不尽的书本量。在那种环境里,时间像是陷入莫比乌斯一样,循环啊循环,只剩下你翻书的前进感.......”
司书的语气越发的轻缓,最后竟像是梦呓一般。黑猫惊奇地看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女人完全放松下来的模样,尾巴尖禁不住轻轻晃动起来。
年轻的司书半阖着眼,冷不丁地嘟哝了一句:“猫摆起尾巴来,果然很优雅呢.......”
“司书小姐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赞同谁呢喵。”
书架后传来异样的动静,像是一声雌雄莫辩的轻笑。
黑猫的胡子摆动了一下,年轻的司书猛然抬起头,表情毫无变化,眼神却精神起来。
“赞同一位想要变为猫的.......先生。”
她匆忙地抓了两下头发,停顿了一会才说出恰当的代名词。整理衣装的动作恢复了平日里的干练,一转眼的功夫,刚才倚靠在书架旁懒散的女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书架后又是一声轻笑,接着是轻缓的脚步,伴着布料与瓷砖摩挲的声音。
“司书小姐.......”
“啊啦,真巧啊司书小姐。”
打扮整齐的司书刚快步走到过道,就差点和从书架后不急不慢地走出拦在路上的银发身影撞了个正着。视线迅速从对方的脸上扫过,确认那张姣好面容脸上的笑容满满写着“计划通”后迅速移开低垂,眉间不自觉地微皱,嘴唇紧抿了一下才开口。
“晚上好,谷崎老师。”
“啊呀晚上好.......不知道司书小姐那么着急是打算做什么呢?”
谷崎润一郎的声音永远像是玫瑰花一样——柔软的花朵与花蒂下的尖刺并存着,绒绸般的花瓣无论是绽放还是凋零都不紧不慢,带着看不透的危险的美。他向前走了一小步,距离贴近后司书甚至能嗅到玫瑰的香气,那是柔软的布料轻晃中微微散出的气息。
——看不透的,危险的.......
年轻的司书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紧张,小声地说了一句“还有工作要做”便匆忙告辞,粗跟皮鞋的声音在无人的图书馆里回荡,在回声的应和下显得越发慌乱。
谷崎润一郎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看着图书馆里除自己外暂时唯一的人类远去,直到身影消失在司书室的门后才移开视线,对着正用爪子仔仔细细梳理着耳后的短毛笑着道谢:“今天,谢谢了哦。”
“要不是谷崎先生发出动静,司书小姐说不准还会在那种状态下说出些有意思的话啊喵。”黑猫摇晃着脑袋,起身顺势扑进谷崎润一郎俯下身的怀里,用头蹭着男人的胸膛,眯起碧绿的眼睛说道:“谷崎先生的心跳仿佛有些快喵,原来对这样的异性有感觉吗?”
对提出的问题不置可否,谷崎润一郎轻轻抚摸着怀中的黑猫,向司书小姐刚刚待过的角落里走去:“每次见到我都跑的那么快呢.......司书小姐是讨厌我吗?”“恕我直言您要是说的话能稍微收敛一些好感度一定会上升的喵。”
“不过啊喵,不见得司书小姐是讨厌您哦。”
黑猫从谷崎润一郎的怀里挣脱,白色的小爪子从新旧不一的书脊上轻轻踩过,轻巧地从书架上跳到角落里一本落在地上的书,用爪子把书向谷崎润一郎推了推。
“这是.......啊呀,真是惊喜.......”
落下的只是一本平装书,却被书的主人仔细地包上了牛皮纸的书皮,书套的封面上没有写字,只是盖着一个黑色的印章——巨大的齿轮内是一朵三角梅,宽大的苞片内是细小的五瓣花。
打开牛皮纸的封面,书名页上赫然写着“阴翳礼赞”,男人葱白般的手指轻轻拨过被翻得已经蓬松的书页,不同时间的黑色墨水各种空白的边角与附上的便签上显现出不同的颜色。
手指在其中的一页停下,其中的一行被画上了双下划线。
“这个男人是个看不透的沼泽。”
“越陷越深,越读越谜。”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评价呢。”
谷崎润一郎将书籍贴在胸口,脸上的表情变成了迷醉。
“看不透的沼泽.......啊啊,您也是啊,司书小姐。”
————————————————
谷崎老师真的很有毒。
特别是开始读他的作品以后,真的陷了进去。
读过谷崎老师的作品后再回头来看官方的人设……我觉得我不ooc是不可能了。
——完全变态什么的,和自己心目中在作品里读到的谷崎老师相差还……有点出入的。
文炼的同人真的是不好写啊……想抓到文豪们在作品中展现出的一些真实的性格,最后反倒可能会又ooc又抓不住,变得四不像。
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斗胆写了。
以后应该会写一些日常之类的吧,不过在此之前……
去找找有没有关于谷崎老师的网课讲座吧*叹气*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