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深夜歪脑洞】时间间隙的尽头

|有综游成分出现,文豪与炼金术师&刀剑乱舞|
|反派主场(反派中的正太就是正义啊!)|
|写的时候明明耳机里放着东方脑子里却是砂之惑星无限循|
—————————————————————
在很久以后,当刀剑只是摆放在博物馆的玻璃罩或文化人的书柜上的文物,当时间溯行军与付丧神已变成遥远传说故事中的角色,当人们已经遗忘当年发生在时间间隙的那场战争,当时间间隙已经变成荒漠与沼泽,各本丸建筑与时之政府大楼已经被枯死藤蔓覆盖......
当已经不再有人认可“审神者”是曾经存在的现实,在已经荒芜的战场上,会有一个人,一个绿色的少年,一直安安静静地走过,没有目标,不知饥渴,犹如亡魂一般不紧不慢地走过。
他带着灰色的口罩,背着已经看不出原色的帆布包,一路寻找沙中,水中,泥中的碎片。
他捡起刀剑男士的残骸,从他们的铭文与形状尽力辨认他们的原型,然后放入包中。当包里的碎片能凑成某一把刀的时候,他便就地安营扎着几天,架起简易的锻刀炉,用一路上捡来的材料将来自不同刀的碎片拼凑修补,然后召唤出付丧神。
这样召唤出来的付丧神是活不了的,有的刚现人形便吐血死去,有的看着天上的星星不断地说着胡话,有的拿起随时会碎裂的刀拼尽最后力气向少年砍去。
少年不反抗,只是躲。更多的时候,他抓住奄奄一息的付丧神的手,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回答他们想知道的,有时也会拿出本子,写下付丧神们干裂的唇中断断续续说出的故事,或者帮他们给早已不存在的“主公大人”写下最后一封信。
少年绿色的眼睛默默地看着他们,陪伴到每一个付丧神的物理身体力量耗尽后安详闭眼的时刻。然后,他拿出一把铁铲,就近挖出一个简易的墓穴,就在那同样简易的锻刀炉旁边。
他将他们埋葬,上香,然后收拾行囊,继续捡拾碎片与资源,等待着为下一位付丧神“送终”。
少年的脸上从未有过太多的表情,他从未摘下自己的口罩,也很少将自己的手暴露在外。
但有的时候,他在本丸的遗迹中看到成堆成堆的遗骨,怪物的遗骨——蜘蛛般的腿,破烂的草帽,长着角的头颅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会流露出悲伤。
有的时候他会在遗弃的本丸中过夜,在即将被风沙刮倒的朽木屋檐下,在月光下,从骨堆里翻找出各式各样的小玩意:护甲,发卡,小挂饰......他会盯着那些东西看很久,看到眼睛酸涩,泌出生理性的泪水。
有一天,绿色的少年遇上了另一个少年,对方穿着少爷似的西装,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文件夹,一只眼睛凹陷下去,生出碧蓝色的花。
蓝色的少年笑了笑,手捧起一把沙子凭空一撒,细碎的沙粒在空中如训练有素的鸽子,集结成歪歪扭扭的文字,浮现在空中,又迅速掉落下去。
“在这被遗弃的地方做什么?”
“……赎罪。”绿色的少年低声说到。
蓝色的少年开心地裂开嘴笑了,他的喉咙里发出机械尖锐的摩擦声。他迅速低头抓起一把沙子,天女散花般地向空中抛去。
“我也是啊。”
假名围绕着绿色的少年转着圈,像是跳舞的蝴蝶。
蓝色的少年笑着向对方展示自己的文件夹,里面放满了破损的书页。他灵活地控制着手里的沙子,“写”出一句话来,接着伸出了代表友好的手。
“我叫齿车,从以前的南边间隙来的。”
绿色的少年犹豫了一下,然而还是脱下手套,小心地握住了对方的手,不让骨关节上突出的骨刺扎到对方。
“我……我已经没有以前的名字了。”
绿色少年的另一只手解开口罩,他的下半张脸被刻满了符咒般的纹身,一直蔓延到衣领里的皮肤上。
“叫我苦无就好。”
——————————————————
自我感觉良好一点地说……这可以算是深夜超常发挥了吧……
苦无人形化后的这个人设本来打算用在一个现代paro里的,这个设定真的超喜ww
然后蓝色少年应该是文炼里6-4的boss,因为我还卡在图四所以不知道这孩子的具体名字土下座……所以直接拿6-4的名字“齿车”给他命名了。
这两个孩子都是想让我投敌的存在【捂胸口】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