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脑洞备份中/鲶骨亲情向】校园事件薄 前章

|鲶尾骨喰亲情向|

|私设藤四郎们之间不一定有密切血缘关系注意|

——————————————————

正式搬进去和鲶尾一起住的那天晚上,骨喰在窄窄的小区门道里蹲了三个钟,垫着行李箱把当天作业都做完了后好一阵才听见兄弟哼着歌从楼下窜上来。

鲶尾手上拎着一块冬瓜和一些零碎的菜,蹦个哒的正打算回家煲上一锅冬瓜排骨汤再好好想想自己今天到底忘了些什么。哪知一抬头看见蹲自家学区房门口的骨喰,手里还拿着个不知哪个邻居大妈好心塞的包子,忘掉的事情轰地一声就砸在了自己脑袋瓜里。

——明明今天放学出校门之前都是和兄弟一起走的,一甩头便忘了。

看着鲶尾难得懊恼的表情,开锁的动作都有些慌乱的模样,骨喰倒是反过来安慰似的摸了摸他脑袋上的呆毛。虽然近几年并不常见面,但兄弟的性格他最了解。这种冒失程度倒也符合他心中鲶尾的形象。

骨喰和鲶尾两家关系从小就密切,两个孩子虽然血缘上已经只是远亲,性格和行为上却都像是心有灵犀。平日里鲶尾爱闹,骨喰喜静,出去玩的时候鲶尾拉着骨喰在最前面满世界乱窜,最后由骨喰领着鲶尾在大人们都急了的时候安全地跑回来,和院子里其他小孩子打架的时候都是两人配合。鲶尾紧紧地拽着对方拳打脚踢,骨喰趁着机会一溜烟就跑没影,回来的时候不是带着大人便是抱着一堆小石子。两个孩子在一块,俨然成了院子里的孩子王。

后来过了幼儿园,骨喰家便搬了,从此鲶尾和骨喰两兄弟除了假期见见面就只剩下电话里的联系,彼此都惦记的不得了。因此,当鲶尾家得知骨喰要转到鲶尾所在的初中,骨喰家知道鲶尾周一到周五都一个人住在学校旁边的学区房时,两家几乎一拍即合,兄弟俩同居的事也就定了下来。

鲶尾将骨喰接进去,看着屋子里一片乱糟糟的生活气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忘了收拾,兄弟你先把东西放那,上铺是你的,我去做冬瓜排骨汤。”接着将外套往椅背上一甩便钻进了厨房。

鲶尾住的是老式小区里的学区房,面积不大,房间和客厅打通了,屋子里没太多家具,除了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柜和一张餐桌便占了几乎所有的空间。

骨喰环顾了一下房间,坐在了鲶尾的床上,一歪头,便看见餐桌下堆着的一大沓文件夹。他低头看了看床下,同样也是一打打牛皮纸封面的文件夹。

起身走到厨房,鲶尾正围着围裙前后忙活,炉子上的白底蓝花的搪瓷汤锅冒着暖暖的白气,汤的香味已经溢了出来。

“兄弟,你那些文件夹能看看吗?”面对鲶尾,骨喰说话从来不打弯子。鲶尾正把青菜从水里捞出来,随口便回答:“是兄弟的话就没有问题,看完后顺序记得帮我放回去哈。”

骨喰坐到了餐桌旁边,桌子上摆着一些学校的练习册和卷子,中央摆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两个穿着相同小制服背着相同小背包的幼儿园豆丁,头上戴着不合适的博士帽,手拉着手站在幼儿园门口合影——他和兄弟一起从幼儿园毕业时的留念。

这样的照片居然还专门洗出来摆着......骨喰难得地笑了笑。

他俯下身去,从餐桌底摸出一沓文件夹,每个文件夹上都用荧光笔画了道边,打开大致地看了看,黄色的里面写着各种时间轴,绿色的每一张都是一个人的零碎信息,蓝色是剪贴簿,不少都是从手抄的练习本上复印下来的,传递在学生之间的小道消息。

只有这三种颜色。骨喰蹲下身去,将餐桌底下堆着的文件夹大致扫了一眼,都只有三种颜色。

“兄弟,你吃不吃粉丝?要粗的还是细的?”

鲶尾手里拿着一把红薯粉走出来,看见骨喰正蹲在餐桌底下盯着文件夹山发呆,笑了笑:“找红的么?”

骨喰站起身,点了点头:“学校以及附近的文具店,荧光笔通常都是四色一卖。”说罢,他歪了歪脑袋,问:“红色文件夹是商业机密?还有,我要细的。”

鲶尾“哎”了一声,将粉丝下到汤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对走到厨房门口的骨喰笑了笑,说:“红色的都是成套的,还有一些渠道不太干净的资料来源也放在红文件夹里。都在床底下最里头的箱子里锁着呢。”说完,将抹布在水里投了投,拧干扔了过去:“帮忙擦个桌子。”

“其他的要帮忙吗?”

骨喰没点透,他知道鲶尾懂他的意思。

“要啊要啊,帮忙把青菜端出来吧。”

鲶尾端着热乎乎的汤煲小碎步跑出来,等到桌子摆好骨喰在自己对面坐下,夹起热乎乎的粉丝“呼呼”地吹凉时才像是毫不在乎地应了骨喰的发问:“最近的确不太好做。”

“年级升起来,离中考也近。虽然我不太在乎,但一个人干耽搁太多时间,作业写不完天天被老师叨叨我也烦。”

骨喰捧着冬瓜汤喝了一口,和小时候在鲶尾家喝到的汤味道一模一样。虽然年龄不大,但在做饭方面鲶尾确实有一手。

“另外做了那么久,学校里的人也都大概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一个人打听消息越来越费劲。能有个人来帮忙自然更好。”

鲶尾夹起一根青菜放嘴里,好像有些淡,要不要再淋点酱油呢?他一边嚼一边看着坐在对面的骨喰,等着他的反应。

骨喰看着对面留着黑色马尾的兄弟。确实,自己刚转学两三天,听到的有关鲶尾的传闻与评价已经不少。

“对传言有着偏执爱好的跟踪狂一个。”“消息材料都是来自小混混,肯定也不是个正经人。”“贼中二,真以为自个是什么私家侦探么?”“听说一言不合就打架诶......”

鲶尾藤四郎是什么呢?私家侦探并不准确,他并不是什么活都接,也不是只做有收入的活。“只是好奇而已。”在电话里提到现在正在做的事,鲶尾曾经笑着这样和自己解释。

看着鲶尾在汤煲的热气中呼噜呼噜吸粉条的样子,骨喰想象着他一个人在消息中游走,“只为了好奇”而和各种摸不清底的人打交道的身影,有些出神。直到鲶尾给他的碗里盛了一大块排骨才反应过来。

“以后算我一个。”

骨喰感觉说出这句话的自己有点奇怪,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当时居然没有像平时那样衡量事物的利弊,而是毫不犹豫且毫无恐惧地答应了下来。

毕竟是兄弟的事......他喝了口汤,对着桌那边一脸开心的兄弟微微笑了笑。

————————————————

越到期末我越浪,不肝活动只产粮(bushi)

明明下周四就是病原实习考我怎么还能那么心大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当年的有机化学居然及格给了我自信吧

手机的各种社交漫画都卸了也是为了好好复习......不过用电脑上lof是放松,嗯,是放松【自我催眠中】

难得周日晚上如此之咸鱼,把脑洞集中备个份好惹......要填也是寒假开始再动笔,嗯。

评论
热度 ( 16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