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脑洞备份中/土方组】染上你的色彩

|不知道时候什么时候写的脑洞上来存个档|

|两人从陌生到熟识设定注意|

|第一次写土方,ooc出没注意|

|世界观应该算是蒸汽朋克......?|

————————————

堀川国广在闹铃响起之前便睁开了眼,铁皮的天花板能够挡风挡雨却挡不住人在上面趿拉着拖鞋走过的声音。他歪着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一排计时器,被挂在离床最近的那个显示离自己昨晚下的时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

铁皮屋顶上的声音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睡不着的堀川想要起身,困倦却又将他死死按在床上。他在弹簧床上翻了个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依旧是工作服,连沾满了油墨的围裙都没摘下。他嗅了嗅鼻子,屋子里的油墨与各色化学溶剂的味道让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的大脑一阵阵疼,他只记得昨晚熬夜处理订单,最后一张还没有处理完的时候视野便已经一阵阵发黑。

糟了,最后那张照片不会......

像是被浇了一桶冰水一样,堀川的意识猛然清醒。顾不上酸痛的四肢与还未到的处理时间,他慌忙爬起身,眼前因为突然的起身而金星一片。踉踉跄跄地走到昨晚最后处理的照片显影屉前,堀川在渐渐恢复的视野中一层层地检查各种参数与用量。然后,堀川长叹一口气,向后一躺把自己甩进椅子里,缓缓地抹了把脸。

果然调错了,昨晚晕头晕脑地竟把曝光格错当做亮度格塞了进去。发现自己的低级错误使堀川万分沮丧,赌气似的便拔了显影屉的插头,化学溶剂形成的水汽火山爆发般喷出,化工的刺鼻恶臭让堀川感到内脏都猛地收缩在一块。

他猛烈地咳嗽起来,咳得口水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虽然知道咳嗽对这种恶心感没有什么缓解,但他停不下来,就像这是一种安慰剂,吸引着他不断地重复。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扶着墙一点点走到窗户边,贴着翘了皮的玻璃纸的窗户外有不明来路的水带着不明秽物从顶上流下——住在三楼的包租公独自生活,每天板着个脸念念叨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照顾楼顶上用铁皮搭起来的简易大棚,把那些青菜当儿子养。

窗户是开不开了,堀川眯着被气体刺激的发酸的眼睛,摸索了好久才碰到了抽风机开关。房间里的有毒气体终于开始往外排,堀川轻轻捶着胸口,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确定上面没有令人不安的暗红。

头还在一阵阵地疼,咳嗽又一天比一天重了。幸好那张照片不是急件,今天注意点熬一熬,应该还赶得上,他将疼痛的地方抵在桌角,默默地想,生理性的眼泪依旧在沿着脸颊向下流。

“照片处理师也真算是吃青春饭的。”

恍惚之中,堀川仿佛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就算是计算初始剂量的时候把小数点点错一位或者突然发现劣质的隔板在显影的时候突然漏出个洞来,声音也不会轻易地沮丧的那个人。

堀川还记得和那个人一起收拾突然爆炸的水压表带来的残局时,那个将长发高高束起的男人一边咳嗽着一边笑着说出这句话,然后将口罩摘下,拿起水杯仰脖一饮而尽。

那时的化学白雾中,那人的喉结轻轻上下滚动,几缕长发黏在脖子上,蓝色的眼睛在朦胧之中有如宝石一般。堀川直勾勾地盯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很久都忘不掉这个场景了。

房间里的空气终于好了些,大脑也不那么疼了,但陷入回忆的堀川感到四肢比起床前还要沉重。他站起来,不顾该去收拾冲洗的显影屉,径直解了围裙走到床边躺了上去。

还没收拾的床铺乱糟糟的,一件整整齐齐叠成方块放在枕边的布料显得有些突兀。堀川伸手将那块布扯到身边展开,那是一件蓝白色的披风,边缘处溅上了导致褪色的化学溶剂和油墨。

已经是多少天了呢......堀川国广将脸埋在那件显旧的披风上,试图嗅出它前主人的气味,小声地叹了口气,忍不住轻声呼唤那个称谓。

“兼先生......”

 

兼先生搬来和堀川国广一起住的时候,堀川还住在I街区上。堀川也不是一开始就用敬称称呼他,刚开始他也是直呼其名,叫他和泉守兼定。

那时的堀川国广刚刚渡过一段暗无天日的低谷期:幼年时流星般的闪耀让他变成前东家的摇钱树,然而随着显影技术的不断改良与快捷廉价的模板显影的流行,他再也没法在雨后春笋般的新人与不同颜色的模板显影中受到欢迎,最后落得被转卖的下场。他甚至是在合同差一个签字的时候才得知的。

幸运的是新东家慧眼识珠,教他新的技艺,给他新的包装,换上新的笔名,再加上新东家不低的起点,被转卖后的短短半年内,堀川国广的名声叫得比他刚出道时还响。

虽然名声喊了出去,生意多了起来,但在新东家并没有将他当做个捞钱的宝贝,给他的资助除了一两套公众场合的西服外就别无他物。刨掉工本费后的收入并不乐观,堀川只能自己找了个地下室住下。地下室里能供两人工作生活,房东却执意要堀川租下一整间。

“干你们这行的味那么大,谁愿意来同租?要找你自己找去!”

囊内羞涩的堀川不得不在街头巷尾贴上招租的信息,他特意没有到所谓的显影师协会里去找——不,那里用廉价且无技术含量的显影模板的同行太多了。

倒不是歧视,但堀川更希望找一个“会动脑子”的室友。

他并未抱太多希望,房间门却在一天后便被敲开了。

堀川打开门,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高个子男人便大步闯了进来,男人披着件蓝白色的披风,衣服穿的如走T台的模特一般时髦,柔顺的长发显然是经过精心打理,鬓边用红绳系起一小缕随着步伐飘啊飘。他几乎无视了为他开门的堀川,什么都没说便径直走到地下室中央,插着腰环视了一圈后高兴地大声说:“这很不错嘛!租金要那么便宜有些亏了啊!”

堀川探头往外看了看,门口的摆着一台新型的显影屉,比自己常用的小巧不少。显影屉绑在一个铁皮钉的旅行箱上,箱顶的活扣没扣好,里面薄铁片一样的长片放的密密麻麻——堀川从未见过那么多的显影模板。

“哦!你就是堀川国广吧?”

堀川国广转过身,那一身偶像打扮的男人快步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上下摇晃着,还未等堀川发问便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我是和泉守兼定,也就是现在圈内广受欢迎的Mex先生!以后就是你的室友了啊。”

狂欢节国王一般的出场方式......这样精心打扮着自己的人,真的是做这种天天与各种化学试剂打交道的工作的人吗?堀川这样想着,帮他的新室友把东西搬了进来。

——————————

这本来是个拟人脑洞来着.......不过照片处理啊Mex先生啊,应该能有人猜得到两个原型( ' w ` )

这个脑洞得是刚开学时候开的了.......整理磁盘的时候才发现,屯一下好了。说不准写了呢反正我寒假长【鬼才信

另外请不要被奇怪的标题蒙蔽我没有驾照【跑】

评论 ( 2 )
热度 ( 8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