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元气骑士/法师x佣兵】请问boss点怎么走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自设背景与游戏背景有出入|
|这是一个(牛皮哄哄的)法师妹子与一个(被情所伤的)佣兵的故事|
|后续?不存在的|

1.森林中的佣兵
“那边的大——叔——”
身着盔甲的佣兵听到声响后第一反应是握紧了自己的枪,走在哥布林与怪异植物出没的森林中,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是遇敌的信号。
茂密阴森的森林中并没有路,佣兵伫立在原处,草叶的沙沙声在对森林的熟识下变为一条条来者的细节,对战斗的敏感让他已经蓄势待发——按照喊声来看是个少女,普通人类跑动速度;树叶摩擦声判断只有一人,身高一米六上下;脚步落地声不重,喘息声不强,说明体力充足并且心态较平和。
附近村子跑进来玩的迷路少女吗?佣兵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对方的外貌:长发编成辫后盘在脑后,粗布裙子上点缀着自己绣上去的蔓藤叶与牵牛花,条件再好一些的或许还会有一件鹿皮披肩。手上挎着篮子,里面装着粗面包,奶酪与采下的花。少女时期的脸富有活力与光泽,小牛一样的长睫毛与大眼睛,眼神里虽然有些慌乱,但是还有不少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奇与兴奋。啊啊,还有终于在森林之中看到人影的惊喜与放松。
这些富有活力的少女多是相似的,年轻的外貌,简单的思绪,出奇的胆量,弱小的实力以及一个溺爱她们的家庭。
佣兵静静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他感到自己的脸上已经勾起了笑容——有猎物上钩了。
在森林中游荡,捕猎,遇上迷路的村民,便将其绑架至自己的住处,从而向他们的家人敲诈大量食物与日用品。佣兵在离开自己队伍后便以此为生。

2.粉色长发的少女
来者看起来有些来头。
佣兵将落在自己头上的尖顶帽子拿下来,打量着被树根一绊平地摔在一个蚂蚁窝口上的少女。
这帽子......是法师?面前这个冒冒失失的圆鼻子姑娘是冒险队里走散的?
不对,假如连简单的驱散魔法都不会,可能只是学生吧。
佣兵端详着尖叫着挥着手在自己脸上乱拍却怎么都拍不掉拥有巨大前牙的军蚁的的姑娘,从腰间拿下水壶,拧开,从旁边的灌木丛里拽下几个小果子,捏扁放进水中,上前一步哗啦啦地倒在对方的头上。
“噗哇!这又是什......咦?蚂蚁都跑掉了?”
“这种植物的叶子很受这些蚂蚁欢迎,但是果子中的汁液能够给他们巨大的刺激。”
佣兵将帽子扔在蹲着的少女,甩下一句“迷路的话,往东走直到一颗大榕树后右拐就能走出去”便扭头离开:不管对方的背景是冒险者公会还是法师学院,只要和森林外的官方扯上关系的人他都不想惹。
身后的少女叫喊着,他甩了两句恶语,手臂被拽住,他一甩手便把对方甩进了灌木丛里。直到身后传来几句咒语,自己前行的道路上降下一道警示意味的闪电,佣兵才停下脚步。
接着,熟练地将背后的狙击枪取下,对准,扣动扳机。
枪声打破森林的平静,不该有的烟雾伴随着火花出现。
烟雾散去,粉色的法师少女已经站在了面前,尖顶的帽子又落在了地上,但是佣兵和少女都没有心思去管它。
一把在手柄上镶着紫色魔力石的刺剑,或者应该说,一把刺剑样式的法杖正被少女牢牢握在手中,闪亮着的魔力石释放出闪电的能量,汇集成球围在佣兵的身边禁锢着他的行动,而刺剑的尖端正顶着佣兵喉咙上盔甲之间的缝隙。
佣兵的喉结微微动了动,他感到有液体从自己的皮肤中泌出,流下。
“......啧。”
“看来您轻敌了呢,佣兵先生。”粉发少女轻松地笑了笑,身旁的闪电圈却丝毫未见放松的迹象。“不介意的话,能把枪先放下吗?”
“官僚的走狗吗?”佣兵再度将手指放在了扳机上,闪电环噼啪一声缩小。
“不过是在冒险者工会注册的一介法师罢了,”少女的刺剑警告性地微微向前,脸上却见不到丝毫紧张。她带着一般少女都有的天真微笑,语气轻松的像是在集市上与摊主大妈对一根胡萝卜讨价还价:“我也没有迷路。其实,今天是专门来拜访佣兵先生的。”
佣兵的眉头紧皱,就算带着头盔,喉咙里传出的野兽般的低吼也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不友好。
“我们工会最近需要一些素材,派我来和素材的原材料,也就是这片森林的怪物首领们‘商讨一下’,希望您能够带着我找到他们的栖息地。”
少女微笑着,一簇光点从魔力石中钻出,从少女的法师长袍中顶出一个布袋。沉甸甸的布袋落在地上,发出金币碰撞的声音。
“当然了,是有报酬的。”

3.“为什么走这条路”
佣兵往篝火堆中添了点柴,从头盔的缝隙中撇了一眼法师少女。少女此时正在将白天采到的一些块茎类野菜削皮,切块,火上的炉子咕噜咕噜地发出声响。
这个法师少女,应该说是天赋异禀吧。
闪电魔法用的非常娴熟,面对比自己高大几倍的野猪也毫不畏惧,攻击的时候也丝毫不像同行那样躲在远处,而是以魔法编制为盾,冒着交织的枪林弹雨疯狂突进。以至于说是法师,不如说是会魔法的骑士。
但是,一旦离开战场,她还是显现出了经验上的短板。不懂得如何隐匿自己的脚步,不认得森林中能够食用的野菜,被毒虫蛰咬也只知道用魔法解决。简而言之,在冒险的常识上,“就是一个白痴”。
“真是毫不留情面。”法师少女鼓着嘴瞪了佣兵一眼,乖乖地伸手让对方给伤口搽上草药,暗绿色的汁液顺着少女白净的手臂滑落,滑过少女手腕上的鸢尾纹身。
佣兵冷哼一声:“临时的雇佣关系中没有情面可言。”从伤口拔出虫子的毒牙时,少女禁不住低低叫了一声,他立刻咕哝了一句:“娇生惯养的小姐,进什么冒险队。”
之前一直说个不停的少女突然就不说话了,在之后,擦药,赶路,杀敌,一路上少女都没再说什么。直到夜幕降临,两人在合适的地方安营扎寨,佣兵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干粮准备就水吃一口的时候,少女才突然开口:“......咖喱。”
“什么?”
“我带了调味料,今天的野菜刚好也是两人份,”少女从斗篷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罐,脸上重新带上了初次见面时的笑容,“您要吃咖喱吗,我会做的。”
本意是取暖的火堆上架起了铁锅,蔬菜和调料都加进去,香味开始溢了出来。
“厨娘这种事也由法师来做吗?”
“小队一起行动的话,一般是轮流做。但是其他人做饭都太糟糕了,所以我们小队一般都是我来。”
压缩的干粮加水泡开,少女从斗篷中变法术般地掏出两套洁净的餐具,将食物平分后递给了佣兵。看见对方紧盯着自己斗篷,法师少女嘻嘻笑起来,斗篷随着身体的动作晃来晃去:“不仅仅是闪电,小黑洞我也是变得了的。怎样,旅行很方便吧!”
佣兵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接过装了食物的盘子,背过身去,摘下头盔,自顾自地开始享用晚餐。
少女的手艺算不上惊为天人,甚至还有些太过于低劣。不仅仅是蔬菜,路边摘下的野草莓也被她一股脑地放了进去。整盘咖喱带着一种格格不入的少女氛围,就像法师少女粉红色的长发一样。
不过,不算难吃。
佣兵将盘子里的事物全部扒拉进嘴里,煮软的莓子咬开还有一丝酸甜的味道。没有回头,他直接向对方发问道:“我说你,为什么会想到走这条路?”
“要说为什么......因为很憧憬吧?”
回答的声音里带着熟悉的情感,一如这个年龄的所有少女一样......
“从小就觉得冒险者很厉害,长大后就自然会想去追随这个目标。”
充满了梦想,希望......
“合格了以后能够进入工会,能够和大家一起冒险,互帮互助地达成目标。这种生活,就像小时候在故事书上向往的那样......”
……以及不顾实际的天真。
少女的话被餐具的碎裂声打断。
沾着咖喱的碎片散落在地上,接着被佣兵直接踩进泥里。森林的夜晚,在树叶和篝火的声音中,远远地传来哥布林的喊叫声。
“既然这样,那么还请小姐你离开森林后,就自己辞掉法师的身份,回去老老实实当贵太太好了——假如你还能活着出去的话。”
法师少女刚想说什么,一发子弹却射在了她与自己的法杖之间的空地上,斗篷被火药烧出一个洞。
“什么憧憬,什么互帮互助,你还真是天真啊。天真到与陌生人组队的时候竟然能安心地将法杖放到一边。”
“我虽然大字不识一斗,但鸢尾图案代表着什么我还是清楚的。你是贵族出身吧?为了加入公会是不是还上演了令人热血沸腾的反抗父母之命的戏码?”
没有戴头盔的佣兵转过身来,脸上的皮肤被狰狞的烧伤取代。
“不愁吃穿的贵族为了满足精神上的追求,便做出所谓的抛弃身份的选择,美其名曰‘返璞归真’。真是可笑至极。”
法师少女的嘴唇颤动,法杖上的魔法石刚刚发出光亮,佣兵便抬手对准法杖便是一枪。
枪声与少女的惨叫惊动栖鸟。
佣兵看着在最后一刻扑上去护住法杖的少女,有些惊讶地抬了抬眉毛:“法杖就是自己吃饭的家伙,没想到你这个娇小姐居然还有这个觉悟。还是说那把法杖是哪位公子哥给你的定情信物?”
法师少女紧紧捂着手臂,面色苍白,鲜血从她的洁白的指缝流出。她断断续续地吟诵咒文,浅蓝色的治愈光缓缓亮起。
“从这里往左走还能走出哥布林森林,这是踏进哥布林大祭司攻击范围之前最后一次离开森林的机会。”佣兵收起枪,捡起自己的战绩累累的头盔,走向一旁的空地躺下。“假如你还对自己得实力留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就往那边走。事先说好,我只把你送到他的营地口。”
“接着你是死是活,就和我无关了。”
“......佣兵先生。”
法师少女咬着牙站起来,治愈魔法没法减轻伤口带来的疼痛,对背着篝火躺下的人影说道:“您......又是为什么呢?这条路......”
佣兵没有回答,在背影上看来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篝火燃烧着,偶尔发出噼啪的小小爆炸声。

4.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其实也不算很久,大概也就是四五年的样子吧。
对于冒险者和公会来说,那时是最好的时代。国风开明,政策宽松,各种种族之间没有间隙,各种产业蓬勃发展。那时,不死族没有入侵人族,精灵与兽人的民众之间也没有现在的深仇大恨,再造人不被另眼看待。虽然各种小摩擦小事件不断,但结束以后,大家依旧可以一团和气地坐下来,在同一个酒馆操着不同口音吹水。
那时,有一个骑士带着一个六七人的小队。他们不出名,也猎杀不了太可怕的怪物,看到自己小队的排名往上升了一名都值得所有人放下所有鸡毛蒜皮的小摩擦一起去大喝一杯。
那时,骑士还是个会积极“多管闲事”,随时随地想要表达“骑士道”的毛头小伙子。那时,骑士还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精灵族女孩。那时,那个笑起来只有半边小酒窝,留着一头粉色长发的精灵族女孩也喜欢他。
是从哪一天开始,这样的时候过去了呢?是兽人党派更迭的时候?是王宫中新国王带着自己的亲信上位的时候?是隐形歧视再造人的各色新闻传出的时候?还是不死族与人族之间在军事上的僵持终于爆发的时候?
公然限制种族的公会雨后春笋般地涌出,公会能够得到的补贴越来越少。无法鼓动普通民众,得到民众们的支援的多种族冒险小队,最后落得吃上顿没下顿的下场。
冒险小队内人心涣散,精灵和兽人不知何时离开。小队里最后只剩下四个人:三位人类,一位精灵;两位热心人,一对情侣。
然后,有一天,在离城镇最近的哥布林森林中,“一支四人冒险小队遭遇了事故”——人们是这样说的
“四个冒险队员得到了错误的信息,走了错误的路,被哥布林包围。凶恶的哥布林投下点燃的箭,三名队员被当场烧死,一人生还。”——公会的布告是这样贴的。
生还那人早已被另一冒险队挖角,他故意带着队友走向错误的方向,将三人推下深坑,引来哥布林后独自离开。为了是清除那对脏人眼的情侣——冒险队之间是这样传的。
三人中最强壮的队长在火海中爬了出来,他的脸上留下了永远的伤疤。但那次大火确确实实烧死了三个人:骑士的伙伴,骑士的精灵族爱人,还有骑士的孩子。两尸三命。
——这是幸存下来的骑士自己知道的。
他拾起掉落在深坑旁的头盔,走到森林边缘,远远地望着城镇。
然后回头,走回了森林,再也没有出去。
哥布林森林里从此出现了个带着战绩累累,脸上被烧痕布满的佣兵。

5.那是最后残存的.....
第二天,接近中午。
佣兵隐匿着自己的脚步,独自一人在灌木丛中行进。他抬手,子弹轻松准确打碎了巡逻的哥布林的脑壳。
佣兵在哥布林的村落中隐匿地穿行,他已经听见哥布林群吼叫的声音:那是它们进攻的号角。
看来那个天才法师少女已经进包围圈了。
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跟过来。
两个前往支援的哥布林发现了他,佣兵刚要掏出小刀,天色突然阴沉。
哥布林村子上方乌云密布,接着无数道闪电从天而降,面前的哥布林瞬间被劈成了焦炭。
这么大型的闪电召唤阵?!那个少女居然......
佣兵从房屋间的间隙望出去,只见到矮小房屋中的广场上,巨大的闪电云和召唤阵之间只由高举着法杖的少女连接着,少女在法力的飓风下摇摆着,好比杂技团中顶着瓷碟的竹竿。
战场上弥漫着烧焦的蛋白质的气味,少女的对手已经只剩下哥布林祭司。那怪物虽然奇迹般地毛发未伤,但显然也被这娇小身体里爆发出的力量惊吓到,它低声吼叫着挥动着法杖,散落在一旁的碎石块与碎骨片忽地腾空而起,向着少女射去。
少女的低声快速念动着咒语,细小的闪电犹如敏捷的狐狸在碎片中穿梭,一一击破。但是,还是有一个碎片——可能是漏网之鱼,也有可能是大石块被击碎后飞溅出来的碎片——不偏不倚地扎在了法师少女手臂的枪伤上。
纤细的法师身体猛地颤抖,巨大的魔法阵瞬间分崩离析。哥布林祭司见状怒吼一声,消散的闪电云上是一大片令人不安的红色。
那是......糟了!
知道那预示着什么的佣兵一阵战栗。
天空红的像是烧起来一样,几颗亮点在天边出现,接着以惊人的速度变大,靠近。当法师少女稳定住自己的身体时,数十颗陨石已经仿佛近在眼前,夹杂着火焰和炙热向她冲来。
要快点放开防护罩法阵......该死,来不及了!
受了伤的法师少女颤抖着拿起法杖,周遭的树冠已经开始燃烧,眼前是一片烈火,仿若地狱。
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
“滚开啊!拖后腿的白痴!”
空气燃烧的声音中,佣兵先生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陌生。
法师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颗陨石已经落地。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飞了出去,接着迅速重重摔在了地上。没有想象中的炽热与灼痛,取而代之的却是沉重的呼吸声。
雇佣关系.......早就在法师少女进入哥布林的村子时就已经结束了。
那么自己为什么要冲上来,不顾后果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法师少女呢?
一米六的身高,刚刚好可以被自己罩在身下。粉色的长发散开,就像以前和自己在草地上嬉闹打滚的那位精灵女孩。
背后传来火焰灼烧的疼痛,如此熟悉......
佣兵用尽力气保持自己的姿势,意识也最终被烈火吞噬殆尽。
啊啊,过去的日子,过去的自己,还残存着啊......

6.法师-法术=?
火焰在哥布林祭司的吼声中熊熊燃烧着。
爆炸带来的尘埃缓缓落地,在渐渐清晰的战场中央,那个站立着的法师少女是那么的显眼。
刺剑外表的法杖犹如胜利之旗欲要刺入发红的天空,巨大的防护罩从刺剑的尖端展开。少女的左臂的伤口淌着血,蓝色的光芒从左手的手心散发,亮的发白,犹如从夜空中摘下了最亮的启明星。少女身旁,是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被烧得一片焦黑的脊背被光芒笼罩,坏死的组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重生着。
“看来情报说的不错,这一片区的哥布林实力果然强到怪异。”
哥布林祭司狂吼着,散落满地的哥布林肢体拼组起来,摇摇晃晃地向法师少女所在的位置扑去。
少女将手上的刺剑一挥,几道电光穿透缺胳膊少腿的尸体,向哥布林祭司刺去。即将被被刺中的哥布林祭司一声怪叫,电光瞬间被法杖吸了进去。
“这武器可不像是哥布林该有的水平啊。”
法师少女冷笑一声,哥布林祭司竟被这话吓得后退了一步。
——或许主要是因为这句话是用哥布林自己的语言说出来的吧。
“很惊讶吗?你们的语言竟能从人类的口中说出。”
法师少女眯起眼,笑着用小指将斗篷的扣子挑到只剩最上面的一个。斗篷的下摆散开,少女正值风华的身体曲线一展无余。哥布林是贪好女色的种族,人形种族的年轻女性更是他们的最爱。若在平时,这只巨大的哥布林应该早已激动地叫喊着扑向面前的少女,好比野兽扑向肥美的肉。
假如那个少女的曼妙身体后没有那个旋转着,吸入着,漆黑的深不可测的黑洞的话。
“哎呀,不要怕不要怕,这个黑洞不吃活物的。”
法师少女微笑着,黑洞随着她的手部动作从身后绕到腰旁。少女的手伸入黑色的未知空间,接着用力将空间那边的东西向外拽,黑洞口配合着她的手臂改变着大小,一个粗大的圆筒状巨物出现,一点点展现出带着火药味的全貌。
“你的能力增强的确很有趣,不过我收到的任务只是收集你的标本碎片,所以只要能够把你消灭掉就好了。”
黑洞退回身后,法师少女将从黑洞中取出的庞然巨物一个用力抗在肩上。她将自己法杖插在昏厥的男人身旁,自己则扛着巨大的新武器,稳步走出保护罩的范围。
火海之中,少女粉红色的头发随风飞扬,肩上的武器闪耀着金属的沉重光芒,仿若这片焦土的王。
哥布林祭司哀嚎一声,法杖发出无数火弹向面前那瘦弱的少女扑去。少女身后的黑洞犹如虎一般猛然冲上来,所有的火弹被强行改变了方向。少女的面前再无障碍。
“那么,我来介绍一下。”
少女笑到眼睛都向上弯起,异于常人的瞳孔中盈满了笑意,那是哥布林即将击溃猎物时欣赏对方狼狈模样时有的兴奋与得意——啊呀,不止神态,就连瞳孔的形态都已经是哥布林的模样了呢。
“要被我猎杀的祭司先生,这是小草莓,我的火箭筒;小草莓,这位是哥布林祭司先生,我们的猎物。”
既然法术无效,那么用军火就没问题了吧。

粉色的长发,异人的法术天赋,需要隐匿的哥布林瞳孔,还有手腕上的纹身。
“佣兵先生,假如你此时醒着就好了。”
“这样就可以告诉你,并不是所有法师都只靠法杖吃饭。”
而我,也不只是什么简简单单的贵族出生小法师。
——————————————
刺剑形状的法杖不存在的
巨大的一口气清场闪电不存在的
自带狙击的佣兵不存在的
能够召唤黑洞的法师妹子更是不存在的
基友说开学后我好像变高产了,可能是课业带动了大脑运转吧【躺】

评论 ( 1 )
热度 ( 9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