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随笔|今日食乜野】昨天的晚餐花甲粉

在西门的竞争中,花甲粉真的是很狡猾的角色。
明明是刚刚煮好的汤粉,打开锡纸盖的时候却因为表面那层厚厚的油而看不到一点升腾的热气。棕色液体看上去像是风起浪静的水塘,筷子探下去后才能发现碗中实际是满满的红薯细粉,水塘实际是威力不可小觑的沼泽。
强烈的蒜蓉香味能够与烧烤摊有的一拼,出人意料的高温则是普通面貌背后的尖牙利爪,随时随地逼着想要狼吞虎咽的食客放慢进食的速度。然而常常是明明被烫到,诱人的蒜蓉香气又让人忘记教训,迫不及待地继续将滚烫的粉条送入口中——完全就是主动拉人下陷的蒜味沼泽。
通常吃的那家,会把花甲放在粉丝的最下面。但肉与壳分离的情况时时出现,因此在粉丝的密林中寻找小小的花甲肉也变成了吃饭时候的彩蛋。
不过个人对这种彩蛋没什么兴趣。
毕竟是冲着那一大勺的蒜蓉去吃的花甲粉。
这样看来,有些本末倒置了啊。
曾经的花甲粉里面还会放上干虾,不过那已经是一年半载之前的事情了。虽然店里也有蒜蓉粉丝可以选,价格只是花甲粉的一半,量也更合适。但是蒜蓉粉丝里用的是细细的米线,米线什么的还是该和冬瓜大骨以及酿油面筋一起放在汤锅里煲清汤才对。
综上,花甲粉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对手。个人不建议在周一到周五的寝室里把它当晚饭,因为……
“我们回来了……哇这个味!你买花甲粉了??”
——犹如生化武器的蒜味,开窗透气也很难去掉,遇上工作日查寝会很苦手的。

评论
热度 ( 6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