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石青】生活在对面的你

|复健期产物|
|第一次写石青,希望把握的住|
|地点有现实参考|
|两人均为大学生,专业未定|
|现代名设定有|
——————————————————————
Day 1

“......蓝钥匙开门,这是你的房间。”
跟着拉美裔的导生走进自己暂住的宿舍时,京极青江禁不住暗暗骂了一句娘。
——他妈的,真不愧是世界一级学府。
房间有一定年头,但干净利落。米白色的墙,深蓝的窗帘,深原木色的简约家具,巨大的客厅以及客厅与床之间可以推拉的活动板墙。巨大的活动空间加上美好的隔音,青江内心对自己那个夏热冬冷又小又窄还挤了四个人和一堆行李的学校宿舍最后一点感情已经灰飞烟灭。
“这房间真的是好风景,你运气真棒!天啊快来,现在,快!”
拉美裔的导生不由分说地将青江拉到窗边——他运气很好,这间单人宿舍位于最角落,巨大的玻璃窗包裹着房间,环绕着宿舍的是那条总是与这高校同时提起的河,穿着横条纹衣服的船夫正划着长条状的小船载着游客沿着河流向远处去。
“划船,很棒吧,明天你们也会去的。”
京极青江礼貌性地笑了笑,他不是不喜欢划船,只是不喜欢人太多一起,不喜欢春游一般的架势。
他没想到报名这个暑期项目的人会那么多,事实证明大家都喜欢交上三万多的入场费来这世界一流大学,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以为自己真的能从那几节公众性讲座中获得实际性的东西。
他的视线从沿着河道向前,然后在窗户的拐角处进入河道的岔口,岔口边生长着自由自在的荒草与野花,两艘无人的小船旁边,鸭子们波冷着水,时不时将头扎入水面之下,留下一个尾巴尖在外面轻轻晃荡。
拉美裔的导生简单介绍了情况后便离开了,她还要去给和青江同楼的剩下两个人指路。京极青江向她到过谢,关上门,正式变成了这间宿舍暂时的主人,维持两周。
一早扎起的头发经过一天的赶路早就毛糙打结的不成样子,青江索性解开皮筋,站在椅子上将房间唯一的窗户推开一条缝,跳下来后抱着胳膊依靠在窗边,看着西斜的阳光逐渐褪去光芒,拉长蔓延,从河的堤岸到水鸭的羽毛尖,再到河对面的红砖墙和建筑顶端城堡一样的尖顶——明明当地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青江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这里,尽管他才与这所遥不可及的学校见了不到一个小时。
今天晚上主办方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他可以尽情闲散地看太阳落下,近乎奢侈地将所有时间都用在放空上。青江的视线随着夕阳游走,爬上有年代的红砖墙,他看见与自己的房间正对着的那亮着暖灯的窗。
一开始他只是看见了那暖暖的黄光,直到窗前有什么东西猛的一动,京极青江才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视线正好相交。
两人对视了几秒,对方首先扭头,向后退了两步,眼睛却又盯回了他。依赖于自己的好视力,青江清楚地看见对方的长相:是个亚裔,个子挺高,留着妹妹头,架着副无框眼镜,一张娃娃脸。
京极青江清楚地记着,拉美裔的导生说了,所有和他一样的学生都住在河这边相对现代的宿舍中。
是考试来到这所学校的天才呢,青江冲着对方笑了笑,那妹妹头一愣,便匆匆忙忙地转身,从窗边走开了。青江甚至看见妹妹头的脸猛地红了一下。
哟,还是个害羞的天才。

那留着墨绿色长发的人刚走进房间时,三条石切丸乍一眼还以为对方是个女性。
今年的假期,石切丸因为课业留在了学校,时间虽不算充裕,但也每天有点闲暇。没有特殊安排的时候,他习惯了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在窗前站会,毕竟自己的房间靠近河道,除了虫子有点多,风景还是独好的。
他不是不知道对面的宿舍今天有暑期游学的人要住进来,事实上,今天他正式因为好奇,站在窗前的时间都比往常早了些。他本以为对面住进来的会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没想到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是个亚裔,头发是少见的墨绿色,衬的他皮肤更加的白。由于视力实在受限,石切丸无法看清对方的五官,却下意识地觉得对方长的清秀,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手里的茶已经泡好,香气正随着温度的下降渐渐消散,学院外传来教堂报时的钟声,但石切丸什么都没有管,只是站在窗前静静地楞楞地看着河对面的那个人。
带那人进来的拉美裔导生离开了,他悠哉悠哉地在房间内转着圈,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动作闲散。他身高不高,踩着椅子都得踮踮脚够得到最上面的窗户,白色短袖衬衫的衣角随着他的动作上抬,漏出牛仔裤上系着的细皮带与一小段纤细的腰。接着,他跳下椅子,拿起热水壶,不紧不慢地烧水,等水开,第一遍的开水只烫烫宿舍里给了的杯和勺,接着再重新接一壶,依旧悠闲地插上插头,整个过程犹如品酒一般优雅。他走到窗边,将背后的马尾松开,皮筋顺着纤细的手腕滑到小臂中央,然后一直站在那,抱着胳膊看河上的船,水鸟,游人。此时三条石切丸终于能看清他的长相,眼睛细长,鼻子笔挺,一边的刘海放下遮住了眼睛,微笑的模样像是悠哉的猫。
石切丸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以至于对方突然看向自己,两人四目相对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石切丸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退,视线移开一小会缺还是没能忍住,重新看回了对方。对方却也不恼,看见自己视线又移向了他,反而冲他笑了笑。
三条石切丸一愣,随即整张脸都热了起来,他连忙转身进了房间,坐在桌前却依旧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喝了口茶想醒醒神,却发现热茶早已冷了。
三条石切丸终于意识到,自己怕不是迷上了这留着墨绿色长发的男人。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