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多字注意】
我的妈今天真是被这三把刀折腾死
本来是回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再看一眼那把茑纹太刀的,拍完照后脑子一热就又去Fitzwilliam看了一眼,然后看到了这把很漂亮的桐纹刀
——这个桐纹他么的是丰臣秀吉的家纹啊!!!
……然后我整个下午加上一个晚上就都没有了
中间走了不少弯路,折腾半天最后是在Fitzwilliam的官网上通过捐献信息的比对查出了这把刀的来头——备前长船住祐定,造于1686年,刃长54.7cmb
长船祐定重名刀工极多。按照时间推测,这把刀算是属于新刀期的长船祐定,那个时候也是祐定最为活(gao)跃(chan)的一段时间。因此,出身长船,用于丰臣,却很难找到资料的刀……也不是不可能。
然后,当地时间晚上十点,我本来以为这事就结束了。
——结果Fitzwilliam官网上告诉我他和另外一把刀是一对。
好么,继续查吧。
很幸运的是,官网说的另外一把刀,也在Fitzwilliam的库存里,只不过没有拿出来展示。
一开始我还以为祐定是打太,另外一把是胁差呢。结果名字一查一看长度,好家伙——丰州高田住藤原重行,刃长62cm。
我虽然知道大胁差的存在但说实在的我不觉得作为佩刀的胁差会比主刀长啊等一等。
原本的猜想就这样被现实掉了个个。
除此之外不谈,展馆内放在祐定下面的还有一个小小家伙,写着“浓州岐阜住兼衞”。因为它太小了,博物馆的资料库里并没有找到与他相符的词条。兼衞这个刀工还真就在文献中找得到,但现在还没有找到这个刀工的其他消息……
顺便Fitzwilliam还有很多很了不得的库存,长船清光的短刀,正宗的短刀,各种各样的刀锷,等等等等……
可惜都没有见过人。
开始一边感慨着“剑桥真有钱”一边期待后天在大英能看到什么

另,长船祐定和兼衞是个一堆西方中世纪武器放在一块的,在一个展览柜的最底下,我第一次去都没注意到。
禁不住脑补两刃二十世纪中叶来到英国,因为不怎么被人注意所以可以经常溜出去玩。高三生模样的祐定拉着兼衞小豆丁的手在剑桥城堡一般的建筑中穿行,带他去动物博物馆,把他抱起来看巨大的鲸鱼骨骼,就如普通的兄弟一样。
哎呀,这样一想也挺有趣的ww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