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每年六七月以及十一月至一月卸lof复习】
|刀劍亂舞,魔法纪录,病拟,文豪与炼金术师|
病拟只涉及基础医学内容【默默地画个小重点】
佛性写手,随时神隐,挖坑大户,恋爱苦手,没有驾照,影射狂人
同时还是个会把期末考试的名词解释全部拟人来记的肥宅

【摸鱼片段】骨喰的大阿卡那——女祭司ver

|注意性转性转性转,私设有|
|短片段无下文|
|只是觉得太久没发东西了所以把以前的摸鱼发出来|
|或许会成一个系列……?|

每日例行的祭祀过后,仍是少女的大祭司径直回了卧室。她回绝了所有被派遣来要求单独会面的仆从,让自己的贴身女仆用一句话打发了他们。
“大祭司累了,需要独处。”
女祭司挥了挥手,贴身女仆立刻会意,带着所有仆从退到门外待命。关门之前,贴心的女仆不忘冲着主人娇小的背影小声说一句:“沐浴用的水已经放好了,大人慢用。”
听到大门吱呀一声关上,少女如释重负地脱下祭祀用的沉重黑袍。银色的短发在不透气的面料中闷了太久,已经被汗打湿成一缕一缕。
入浴之前,少女例行在镜子前端详了一下自己。水雾蒸腾中是少女纤细的身体,虽然已经到了发育的年龄,但她瘦弱的身材丝毫没有什么变化,胸前也只是象征性地微微隆起,她依旧能够在有些苍白的皮肤下数清自己的肋骨。少女的脸也是苍白,或是刚刚祭祀上的舞蹈的缘故,连嘴唇都有些失了血色,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
镜子有些被雾蒙住了,她用手背擦了擦,得以再次看见自己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这代表着神秘的与众不同给了她生来注定的特殊身份。此时镜子里那个瘦弱的女孩赤身裸体地站在她面前,一双有些大的出奇的眼睛正定定的望着自己。在那水晶一样闪着光的眼睛里,她读出了冷漠,些许下意识的敌意,还有内心深处的渴望。
女祭司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
她的手不禁又触碰上了自己的左锁骨,优美的曲线上纹着一个奇异的图案:一副胸廓骨架放在两支杏叶枝条上。她缓缓抚摸着那个印记,这显然不是天生而来,但没有人告诉她这是谁的作品。
没有人能够,或者愿意,告诉年轻的大祭司她失忆以前发生了什么。
她最早的记忆停留在睁眼看见的纱幔床帐,那时的自己不过十岁,也许刚刚从祭祀初段考核的考官房间走出也说不准。她看见一群大人面色焦急地跑来跑去,一位身着大祭司黑袍的中年女人坐在她床边。看见她醒了,女人伸手扶她起来,先问了几句身体的情况后,便赶忙问起她还记得什么。
“你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我是谁,你是谁,这里是哪,都还记得吗?”
“祭祀十条戒规能说出来吗?”
刚从昏迷中恢复意识的女孩拼命地想,却除了自己的名字和祭司的基础知识以外什么都想不起来。她隐约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曾看到过道旁的一个火炬冲着她迎面倒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告诉眼前的女人。
问了约莫十个问题后,女人长长地叹了口气。那叹气听起来不像是可怜面前这个失了忆的女孩,更像是得知了什么安心的消息。
“......我发生了什么?”
女孩主动开口问道,女人却没有回答,只是将女孩紧紧搂入怀里,那身黑袍中有金银花和太阳混合在一起的香气,闻着很舒服。
“会好的,骨喰,一切都会没事的。”
女人轻轻拍着怀中女孩的背,小声安慰着。她一直抱着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的女孩,直到她又睡过去。

————————————

女祭司的设定总让我想到地海巫师,明明是自己的西方玄幻启蒙系列却至今没有看完|・ω・`)
将近有半个月什么都没写了……可能会持续到期末考试结束?倒不是不想写而是完全无思路(╥ω╥`) 

评论 ( 3 )
热度 ( 3 )

© 今天的南希也在努力长出角 | Powered by LOFTER